青枫的枫叶红了

温瑞安:

*2017年8月下旬,温派于杭州进行活动及聚会,当时参与的交上多篇文稿,由于随后九月至十月,在北京继续活动频繁,新闻信息活动情况,交替发布。故而仍存着杭州聚会多篇文稿。今始将杭州聚会文续一发上,与众分享。



龚侠怀回来了?不,他一直都在!
----杭州听温大哥读诗有感
文:张长弓


温大哥除了武侠小说以外,最本质,成名最早的应该是他的诗。
温大哥的诗,成名于新马,全盛于台湾,因为种种原因,如今我们仅能看到诗集,仅得三册,分别为《将军令》、《山河录》及《楚汉》。
光是从诗集得名字,听来就有一种历史的厚重感,每一册都似乎是一个古老大地上的悠远号角,伴随着沉封的感情,是一种历史的见证,武侠般的慷慨激昂,舞蹈式的行云流水,记载着当年的武陵年少,龙吟千里。
如果你不曾经听过温大哥念诗,你似乎永远不会懂诗歌原来是可以那样朗诵的。温诗,原来是这般的有生命力!
历来在各种场合,因机缘巧合,也因大哥看得起,有幸在场听过大哥多次的诗歌朗诵。
曾在在天津大学、北师大、南京多处高校名校的演讲中,见大哥击鼓诵诗的意兴风发,向同学们现身说法,武侠与诗的结晶,那种“一步一拔剑”的生命的力量。
也曾在各地温迷弟子的聚会中,听大哥朗诵大哥不尝朗诵的爱作。如讲感情的诗《初恋》、《末恋》,再如《再见》都是感情细腻到极点的诗,大哥写出的诗情,在大哥的朗诵中,往往是声情并茂,听者看着大哥现代诗的文字再听着原著者的亲诵,脑海自然般的见到了诗作表达的画面,甚至如亲临现场般的受到感染,甚至有所觉悟。常常现场温迷泪湿眼眶,大哥本人也是投注了感情的力量通过声音让一首诗再次焕发生命力。大哥都会感动在那诗歌中,仿佛你以经历到作者表诉的感情,那种你愿意去追寻一生一世的感情:亲情、友情、爱情、结义之情、结发之情、高情、忘情。你甚至更会体会到一种你从来没有的感觉,那种你未曾觉察的、未尝经历过的感情的流动到喷张,爆发而后的静悟。会听的人,一定会得益,大哥诗对知音读,温迷都是非常的有福分。
台湾神州社前辈林耀德先生,曾经专文阐述了大哥诗歌的预言性。在跟温大哥的接触中,有幸大哥让我在他身边学习经年。我终究感觉到温大哥笔走龙蛇间,已经写遍了武侠中的(注意是温氏武侠)各种心境上的各种剑气长江到跃马乌江,江山如画尽染豪情,到英雄好汉砥砺奋发,寂寞高手克服魔障,激浊扬清到天下有雪。英雄成长了,热血化为向往的实践,那终归于万弦发后的寂静,英雄还留下了什么?只是刀丛里的浴血奋战,各种为理想与现实斗争的牺牲,成为最终为历史的湮灭吗?不是的!这里边已旋绕着一首首刀丛里的诗。大哥在经历了英雄被现实强权无情扼杀,经历逃亡,饱经人情冷暖中,一股不屈的精神,”我要都斗下去!”“再守一守这美丽的神州”还是满腔热血,一以贯之。终于大哥用武侠的彩笔在中国时报人间副刊上写下了《刀丛里的诗》! 这部书的价值,已经成了一个像征。
温氏武侠的几个具象中,”白衣”绝对是一个,我一直认为那一袭白衣是一个年少英雄,一个志高天下的一方宗主。直到我在大哥一篇《报仇》中,又发现了这个“白衣”!我身着白衣,门开了,我来了!来了!这个白衣是要复仇的!那种诗里边的复仇之火,燃燃而起!
然而真正的现实,特别是温大哥超凡的经历和际遇远比武侠小说残酷(当然以大哥的心态应世再苦再难也斗出个好玩有乐出来)!大哥是没有复仇的,谈笑间,强奴灰飞烟灭!用现代化的语言来说,分分钟,已经不带你玩了。(你谁呀,值得我为你付出半分钟时间吗?何须复仇,无视你的仇人,让他无法触及你的机会!让他只能远远看到你的巨大成就,而丝毫无法岂及让他觊觎而吐血而亡吧!)也就是到了香港后,一个不世人物诸葛先生,正式诞生了!
有幸在神州大地,武侠文化正旗帜下,认识了温大哥这样的诸葛先生,得先生看赏识,尝尝与大哥游学江湖,见习各种大场面,深受教导而启发。多少个深夜与大哥长聚,见大哥荟聚了这么多有才的温派子弟门生,一时多少豪杰,今古几人曾会!恍惚间,灯下,那个坐着侃侃而谈的大哥,不就是那个刀丛里走过来还依旧带着他的诗的大侠龚侠怀吗?龚侠怀回来了?不,他一直都在!

2017年8月27日 记于杭州,温大哥为仇解恨读诗《复仇》,为张长弓读诗《十一行十一首》,为越甲三千读诗《再见》后的次日早晨。正是山外青山有万豪 ,西湖烟雨世外情,当年岳王蒙难地,我以我心景侠怀。


评论

热度(39)

  1. 翻滚吧广场舞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傅红脚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青枫的枫叶红了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